无锡麦地齿轮有限责任公司欢迎您!

古埃及文明很早就出现娱乐的趣味,除了下棋,还有这些娱乐形式

时间:2020-03-26

每家每户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干农活或做家务上。即使如此,他们还有一些时间用来消遺。古埃及文明很早就表现出对游戏与娱乐的趣味,第一王朝时期的考古发现中找到了棋盘游戏的雏形。

郊游是最简单的娱乐形式。去的时候,人们可以步行,可以坐轿,也可以乘船。当庄园的主人处理一些本辖区内的事务时,他可以借此机会携家人一同前往农村。仆人与助手们也前呼后拥,一同前去。船或轿是专门为最重要的家庭成员准备的,其他人一律步行。因此,当伊杜特公主从运河去沼泽地区游玩时,她由奶妈和婢女陪伴,足未出船,19个人在岸边护卫她。朝廷重臣逖和普塔霍特普特别喜欢坐轿,而且都是独坐。抬轿需要四个或者更多的人,杠子托着轿子的骨,压在轿夫的肩上。主人八面威风地坐在轿子中,指挥着未有任务的仆人在轿子两侧撑起遮阳伞。为了鼓舞士气,并让扈从们有节奏地前进,大伙儿喊起了号子。歌词通常刻在主人出巡图的上方,那些急切讨好主子的轿夫们齐声唱道:“快乐啊,轿夫!主人上轿,我们喜上眉梢!前进啊,同志们,保护主人,愿他健康!”

狗自由自在地到处转悠,与拴在桩上的驴子玩耍起来。狗会参加一些出游时常有的狩猎或捕鱼活动。不管在家时还是郊游时,宠物都是人们休憩时最好的伴侣。狗的名字足以证明人对其怀有的感情:“出色的牧羊犬”、“信赖”、“勇敢”、“极速”、“能手”。从第一王朝起,古埃及人开始极为认真地埋葬他们的狗在上埃及阿拜多斯的一个远古时期的墓地,人们发现了数个刻着狗的名字的石碑。有一位法老竟然为他的狗的死去发布了一道诏书:“陛下有旨:狗要厚葬,从财政二院中赐一副棺材给他,还有布匹、熏香和圣油。”

家中的夜晚是在屋顶的梯台上或门前的石阶上静静地度过的。凉爽的傍晚,古埃及人愉快地玩起单人或者多人的游戏,其中多人游戏有赌运气的,也有比策略的。棋盘游戏,除了可供日常娱乐的一面外,还被赋予了宗教祭奠的内涵,人们常让人把自己与西洋跳棋盘、抓子游戏以及棋子葬在一起,用来与阴间不可见的势力赌一赌他们死后的归宿。因此,有生之年练习一下是有好处的。塞尼特棋是当时最流行的游戏之一,也是现代东方十五子游戏的始祖。下棋时,两个对手在棋盘两侧相对而坐,移动着装饰有动物或人物图形的锥形棋子。棋盘可以用石头、陶土或者木头制成,也可以画在地上或者铺过石头的路面上。在用木头制造的情况下,棋盘也构成箱子的上表面,这个箱子有一只抽屉用来存放棋子。在许多考古工地上,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我们辨认出一块石灰岩片,上面被一个微不足道的无名小卒潦草地画上了个游戏棋盘。至于这一物体是古代的还是我们20世纪的,人们却无从得知。

另一种用到骰子和棋子的游戏是梅亨,或者叫蛇形游戏。这种游戏在张小圆桌上玩,圆桌采用了一条头在中间、盘体成圈的蛇的形象,上面是阴刻与阳刻相间的方格图案。游戏可以六个人玩,每一玩家有三只雄狮棋子、三只母狮棋子,而且这六个大理石棋子颜色各异。在塞加拉的凯耶芒克坟墓的墙壁上,我们看到几个少年正全神贯注地玩着蛇形游戏。其中一人不耐烦地冲一个十分窘迫的同伴说:“快点!”显然,他的同伴思考时占用了太多的时间。游戏规则已经找不到了,但似乎与我们蛇爬梯子的游戏规则十分相似。或者,拿它跟在苏丹至今仍有的游戏“鬣狗游戏”相比,它们的规则甚至更接近些。在中王国时,公元前2060年左右开始形成的种犬与豺的游戏,深受古埃及人的喜爱。这种游戏两个人玩,每人有一组狗头或豺头的短桩,每组六个,用骨头制成。选手在一个刻着等距的小洞的棋盘上移动。棋盘本身采用了动物的形象:罗浮宫中的那个棋盘是一只扁平的河马,短桩形的棋子就放在河马的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