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麦地齿轮有限责任公司欢迎您!

《鱼翅与花椒》|外国人眼中的中国美食

时间:2020-05-08

看过一期日本的美食综艺,讲述几个日本明星到广东寻找美食,开篇的介绍就是:听说中国人什么都吃,尤其是广东人,天上飞的除了飞机,四条腿的除了桌子凳子不吃,其他的都吃。

似乎在外国人的眼里,中国人的确是什么都吃的:动物内脏、珍稀动物、野花野草,以及外国人闻之色变的“松花蛋”·······除了“什么都吃”之外,中国人吃起来还很有一套。“八大菜系”的威名可不是盖的,《舌尖上的中国》又馋哭了多少大人小孩?

很多外国人到中国除了想要“卷着舌头学习发音与文法”,更是为了尝遍各式美食。扶霞·邓普洛就是一位这样的英国女孩。她出生于英国牛津,毕业于剑桥大学。从小就十分热爱中国菜的她,在成都留学时,不仅学会了做不少川菜,也萌生了要记录下中国的美食与文化。

这本《鱼翅与花椒》就是扶霞以中国美食为题材所写的一本书。扶霞·邓普洛作为一个英国人,能够对中国有如此的见解与思考,不仅仅在于美食,更包含文化,甚至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都有些汗颜的。

鱼翅,即是皇族的食物,也是珍贵之物;花椒,即是川菜中必不可少的调味料,也是自然之味。这两者究竟有什么关联?读完这本书或许我们就能悟出答案。

作为中国四大菜系之一的川菜,以麻和辣而闻名。辣并不是川菜所特有的,贵州菜酸辣,湖南菜香辣,在辣上都不相上下。而“麻”却是川菜所特有的。而麻味的来源,就是花椒。

大多数人对于花椒的态度都是“假想地雷”,比如吃酸菜鱼的时候,都会小心翼翼地看着鱼片里是不是夹着花椒,如果夹着,果断挑出!要是一不小心咬到一个花椒子,那种麻味就在嘴里蔓延开来,个中滋味实在是一言难尽······

四川的花椒给舌头带来的麻酥酥的感觉真是无可比拟,你还没察觉到自己已经暗暗地开始“嘶嘶”,很快就满口生津,味蕾被吸引得无法呼吸,这感觉能一直持续二十分钟,然后再逐渐缓慢地退却。

在中国地大物博的土地上,美食也是大有不同,各有千秋。在扶霞的笔下,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她对一个地方的美食的颂扬,更是对地方文化更迭的感慨。

苏州的小桥流水和古老街巷大多已经消失不见;我在杭州根本就找不到什么旧时巷陌;上海更是日新月异,大肆拆建。

旧时的古老城墙、青砖白瓦都已经消失在挖土机下,取而代之的是清一色的土黄色的高大楼房,人们都有好几套房子了,但是城市也变丑了,变得没有特色了。

想起在冯骥才先生笔下的莎士比亚故居,至今依旧保持着几个世纪前的模样。而在中国,或许北京的故宫还没有夸张的商业气,但是南京的夫子庙,重庆的洪崖洞,天津古文化街,沈阳故宫,北京的南锣鼓巷······都已经被蒙上了一层浓厚的商业气,而不是朴实的烟火气。

各地的饮食也在逐渐被同化,经常会听到有人说“在深圳/上海,哪的菜你都能吃到!”这句话听起来格外的刺耳,这难道不是在说,这个城市已经逐渐在“国际化”中,失去了自己的特色了吗?

鱼翅,一直是贵族的食物,也是珍贵菜肴。但是别忘了,是因为它珍才显得贵。曾经的熊掌鱼翅都是宫廷的象征,而现在,有钱就可以吃到这些珍贵佳肴,还包括燕窝、果子狸、穿山甲、鹿等等。

有些爱吃这些珍稀动物的人,心理或许会这样想:珍稀动物的口味一定很棒,肉质鲜嫩,甚至可能对身体大补。

关于有没有必要吃珍稀动物这个问题,美食家蔡澜先生从品味食物的角度也是极为不赞成的,他的解释大概是这样的:

很多美食都是厨师经常得到训练,经常处理这些材料,才越做越精,也成为了真正的美味。而珍稀动物这些,吃的人并不是天天都有,厨师偶尔才能得到材料经行处理,又怎么能把这些珍稀动物的美味完全释放出来?甚至可能做得很糟糕。而关于对身体大补,不天天吃是根本没用的。所以吃珍贵动物根本没有必要。

虽然很多餐厅都写着关于光盘行动的宣传,但是每天浪费的情况依然骇人。尤其是请客吃饭的时候。很多情况下,因为要谈生意或者处于社交需要,大家的重心更多是放在喝酒上——把事情办妥的最有效办法。因此,觥筹交错之间,大家都喝得烂醉如泥,那么谁还有时间吃桌上的美味?

扶霞作为一个英国人,她在接触到最真实的中国社会之后,逐渐意识到不仅仅是中国人,也不仅是英国人,而是世界上大多数食物丰富的地区,都是奢靡的重灾区。日本人每年捕鲨行动都会遭到国际上的抗议,英国人爱吃的野生海鱼也在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美国作为头号资本主义强国消耗的资源自然不需要多说······

在这一场动物和人类的角逐中,人类的野心会渐渐吞噬其他动物。不过庆幸的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才是可持续发展的最有效方法。

提起中国菜,很多中国人都会为此感到自豪。中华上下五千年的辉煌光从这八大菜系就可见一斑。

餐厅开始打着情怀的旗号,而不是花心思在菜色的创新上;对于食材,商家们想的不是怎样才能更健康又多产,而是被金钱迷了心开始拔苗助长······

那些诱人的豆豉辣椒炒大虾、那条糖醋鱼······中国的养鱼场好像经常往池塘里放一些禁止使用的抗生素和杀菌剂,所以这些食物上很可能有残留;那一块块软嫩的红枣炖猪腩······生长激素,有谁想吃的吗?

虽然现在的情况或许比扶霞几年前到中国看到的情况改善了很多,但是我们在弘扬中华美食和保护中华美食文化上,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这个“全民皆网红”的年代,打卡也成了大家寻找美食的主要方式。但是这种方式只能让我们成为“吃货”,而不是一个“会吃的人”。

梁文道再说到吃这件事上,他认为,真正的会吃,应该是吃下一口食物,能够吃出用的什么原料,采用的什么制作工艺,这道菜好在什么地方。如果这些最基本的都吃不出来,那么应该在这个领域里做些最基础的学习和认识,了解这道菜、这个菜系背后的人文背景和地理原因,而不是盲目跟风打卡,花大价钱吃自己根本不懂得品味的东西。

吃不到昂贵的美食并不遗憾,而吃到了昂贵的美食,却不知它因何而美、因何而贵,这才是一大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