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麦地齿轮有限责任公司欢迎您!

日本因为疫情失业增多,申请生活保护者激增,手里只有1000日元

时间:2020-06-07

据5月31日日本读卖新闻报道,因为疫情日本各地失业人数增多申请生活保护的也激增。如上图所示,淡蓝色的图线表示的是疫情前的2019年4月的申请保护的比例,深蓝色的表示的是今年疫情期间的申请生活保护的比例。

疫情不仅让日本,让全世界都面临经济的严重打击,失业人数剧增,申请保护增多的日本面临着严重的失业潮。

日本政府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4月,各地申请生活保护的人激增。出现了因外出自我克制和停业经济活动停滞,陷入生活困苦的人相继出现的现状。虽然宣言被解除了,但是经济的恢复需要时间,今后申请者有可能进一步增加。

能得到生活保护,我就放心了”。虽然在东京都内的警备公司工作,但是活动相继中止,穷困潦倒的男性(49岁)松了一口气。男性受新型病毒的影响,警备工作锐减。

为了找别的工作,3月末辞职了。一边在网吧和胶囊旅馆住一边找工作,4月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期待跳槽的企业也中止了面试。手里的钱也渐渐开始见底了。

以参加了在东京都丰岛区内的公园举行的民间团体的咨询会为契机,向区的福利窗口申请了生活保护。现在依靠东京都的支援事业在商务酒店生活,下个月打算搬到公寓,但是工作还没有着落。

男性不安地说“现在还有很多失业者,可能会成为工作的竞争者”。接受生活贫困咨询的NPO法人“POSSE(POSE)”(东京)等18个团体在5月进行的电话咨询中,99名咨询者中有2成回答“所持金额在1000日元以下”。

20~30岁的年轻一代那里得到的咨询很引人注目。东京都内的一位男性(28岁)打算辞去职业训练学校的工作,从4月开始工作,但由于受到紧急事态宣言的影响,找不到工作,于是一直住在网吧里。本月,虽然已经决定领取生活保障金,但他说“没想到招聘会这么少。”

在京都市,4月的申请件数为388件,比去年增加了1.4倍。市观光协会以市内59家酒店为对象进行的调查显示,3月份的外国住宿客人比去年减少了89%,出租车司机、住宿设施的清扫员、餐饮店经营者等的申请接连不断。

“被解雇了”“月收入减少了一半”等诉苦的声音不绝于耳。在仙台市,4月的申请也比去年增加了1.4倍,达到193件。咨询共826件,是去年的2倍以上。据该市称,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也有人因收入减少等原因前来咨询生活保护,但当时全国寄来了很多捐款。同市宫城野区保护课的负责人说:“这次收入的补贴很少,申请和咨询会更加增加。”

根据厚生劳动省的数据,对于因收入减少而无法支付房租的人,在一定期间内申请支付相当于房租金额的“居住确保给付金”,4月达到了8700件。

依靠这样的公共支援维持生活的“生活保护预备军”很多。详细了解贫困问题的明治大学的冈部卓专任教授说:“申请生活保障的4月激增是‘第1波’,今后生活中靠存钱生活的人找不到工作,夏天申请的‘第2波’有可能来。

需要在市区町村设置一个地方接受生活保障和补助金咨询的一站式窗口,国家和都道府县需要财政支援和职员派遣”。

厚生劳动省通知由于这次的疫情申请生活保护的人中,因收到紧急事态宣言的停业请求等一时陷入贫困的人也很多。

为了在收入恢复时能够顺利重建生活,厚生劳动省决定例外地承认拥有通常不被认可的有车和店铺等财产的人的申请。

4月通过都道府县向全国的市区町村发出了要求“灵活容忍”的通知。该省目前将维持这一方针。此外,通常如果申请了生活保护的话,市区町村的职员们会访问自己家,调查生活状况等,但是考虑到这次访问会有病毒感染扩大的风险,同省也认可了通过电话进行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