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麦地齿轮有限责任公司欢迎您!

张献忠“千船沉银”是否存在?历史上大规模的三次打捞结果如何?

时间:2020-03-18

张献忠(1606年-1647年1月2日),字秉忠,号敬轩,外号黄虎,陕西延安府定边县人。明朝末年与李自成齐名的农民起义军领袖,大西政权的建立者。

张献忠从1630年起事到1646年兵败而亡的16年时间里,他先后转战山西、河南、湖广、四川等地,声势浩大,喜欢专抢巨室豪富,达官贵人,因此也获得了巨额的财富。

据传张献忠凭借四处的烧杀掠夺,已经富可敌国, 尤其是“天府之国”的财富都被他尽收囊中,贵为大明皇帝的崇祯帝和他相比也只能算是“小户而已。

张献忠曾在自己的皇城举办斗宝大会,得意洋洋地炫耀他的富有。 据说,他在24间房子里摆满奇珍异宝,金锭银锭,令人目不暇接,瞠目结舌。

1646年冬,清朝硕肃亲王豪格和吴三桂率清军由陕南入川,攻打张献忠。同年十一月,大西军被清军包围。张献忠匆忙迎战,结果被清军射死在了凤凰山(今四川南溪县北)。

张献忠虽然去世了,但他的那些宝藏的下落成为世人最关注的,按理说就在四川,并且在成都平原西南部的彭山县,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

歌谣很好理解,在石龙与石虎相对的地方,有一笔大宝藏,找到这笔宝藏的人,那可是连成都府都可以尽数买下。

据《蜀碧》(专门记载张献忠在四川活动的史籍)记载:“张献忠闻杨展兵势甚盛,大惧,率兵十数万,装金宝数千艘,顺流东下,与展决战。”

《蜀难纪行》对张献忠的沉船有更多的细节记载:“张献忠部队从水路出川时,由于银两太多,木船载不下,于是张献忠命令工匠做了许多木头的夹槽,把银锭放在里面,让其漂流而下。打算在巫山附近江流狭窄的地段再打捞上来,但是后来张献忠的部队遭到了狙击,江船阻塞了江道,所以大部分银两都沉入江中。”

张献忠去世后的300多年来,垂涎这笔巨额财富的自然大有人在,就连清朝政府也想打捞出来,并且还不止一次地付诸行动。

据《彭山县志》记载: “乾隆五十九年,冬季,渔者于江口河中获刀鞘一具,转报总督孙士毅,派员赴江口打捞数日,获银万两并珠玉器等物。”

可见清政府组织的这次大规模的打捞行动,确有所得,但宝物的数量,也只是“千船沉银”的一小部分而已。而事实上,以当时的人力、财力、物力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所以,人们怀疑仍有大部分的沉银还在江底,静待发掘,这就激起了后来人们更大的探宝之心。

《清文宗实录》卷八十九记载:道光十八年(1838年),清政府再次派某道员到锦江实地勘察,因找不到宝藏的确切地点而中止。咸丰三年(1853年),翰林院编修陈泰初旧事重提,由吏部尚书等代奏,呈请寻找这笔财宝。

他说亲眼看到彭山、眉山居民捞到张献忠遗弃的银子, “其色黑暗”,听说“曾经查出归官,尚存藩库,有案可核” ,以此来证明张献忠宝藏之事并非子虚乌有。

当时正值太平天国运动高潮,清政府财政困难,咸丰皇帝于是动了心,命成都将军裕瑞“按照所呈各情形,悉心访察,是否能知其处,设法捞掘,博采舆论,酌量筹办。结果这次打捞也是枉费心机,一无所获。

杨白鹿(1872-1948年),清代贡生,同盟会会员,1920年前后,当过四川省省长赖心辉的秘书长, 1934年脱离军政生涯,从事医学,任成都国医学院教师。

清末有一位姓杜的人因犯罪后走投无路,投靠了杨白鹿,受到他的热情接待,一住就是几年。

这个人临走前,为报答杨白鹿的大恩,将一个檀木匣子交给杨白鹿,内藏张献忠埋银地点图纸,并告诉他这份图纸是当初参与埋银的一个石匠画成简图交给孙儿带走,后来落到杜家,珍藏至今。杨白鹿接手后30多年,从未向任何人泄露。

1937年冬天,住在成都的杨白鹿,将张献忠藏银图纸向当过师长的好友马昆山透露,两人取得共识,认为这件事大有可为,后由范绍增(时任国军第八十八军军长)出面,成立了“锦江淘金公司”,展开打捞工作。

他们按照图纸细密测算,推断出埋藏金银的地点是在望江楼下游对岸,原右佛寺下面的交叉点左侧接近江心的江边,于是,他们在1938年冬季,趁河水较小,加速开挖,结果一无所获。

第二年秋水退后又继续开挖,上百人前后历时十多个月,果真挖出了一个大石牛,还挖出了一个大石鼓!他们激动地宣称“石牛、石鼓都出来了, “万万五,还跑得脱吗? ”

不久,又传来令人鼓舞的“喜讯”:坑旁安置的金属探测仪突突直响。没有金银,哪来的响声?于是,即将探到宝藏的浪潮席卷整个成都。

锦江淘金公司当即置办大批箩筐扁担,并订购一部起重机,准备金银一出土,就集中人力搬运,直接缴存银行。

然而,历史却又和人们开了一个大玩笑,当工人们奋力挖掘后,根本不见金银,只有3大箩筐的小铜钱而已。“金银万万五”依旧杳无踪影,轰轰烈烈的挖银事件,最后只得草率收场。

张献忠的“千船沉银”或者埋藏的宝藏到底有没有?地点又究竟在哪里?这一切,只有靠未来的考古发现来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