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麦地齿轮有限责任公司欢迎您!

别把孩子拘泥在四方屋里,用三款小游戏,带娃玩转“自然”

时间:2020-07-04

最近天气不错,和邻居钰儿妈妈带娃去河边散步。俩娃在草地里撒欢,我和钰儿妈坐在长凳上聊天。突然听到钰儿“啊”的一声,我俩忙跑过去一看,钰儿吓得直往妈妈怀里钻,我问Tim发生了什么,Tim手一指,他们刚刚坐着的草地,原来是一只手指长的毛毛虫,正在匍匐前进,惊扰到了孩子们。

安抚完小朋友们,钰儿妈感叹道:现在的孩子离大自然太远了,想当初我们小时候捉虫子、爬树样样都行。而女儿连看到蚯蚓,都能让她哭一阵子。我告诉她,一年前我也有和她一样的感觉,幸运的是,我们误打误撞上了一次推崇“森林教育”的亲子夏令营。所以,Tim遇到这类事情,表现的相对从容一些。

德国心理学家Alexander Mitscherlich说:儿童需要玩伴—譬如动物,水,泥巴、树丛、空地。如果缺失这样的环境,他们在学习某些社会基本原则时会觉得很吃力。

在带孩子去夏令营之前,我对森林教育的理解,仅限于在森林公园里散步,陪孩子户外玩玩之类的。然而,在和夏令营的老师交流中,我才了解到,森林教育是一套相当成熟完善的教育体系,让孩子们在自然环境中,进行有设计、有计划、有主题的户外活动,来实现他们运动、语言、认知等能力的全面发展。

森林教育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20年代美国威斯康星的森林学校实践。随后一些北欧的教育先驱,将理念引入了欧洲。

纪录片《他乡的童年》中,记者周轶君带着摄制组拍摄了芬兰孩子在森林上课的一天:老师和两名助手,将5、6岁的孩子带到一片森林中,根据给孩子们布置任务,让他们自由探索,从自己的体验中学习。

和Tim刚到森林夏令营时,本来期待着丰富的活动。结果第一天扎营完毕后,教师简单的布置了几个任务,就让我们自由活动了。

我对他们的安排感到好奇,老师告诉我:这样的安排是为了让孩子们有更多的空间去探索和感受,他们会很享受的,家长只要跟着保护安全就好了。本以为孩子会很无聊,但是在10天的夏令营中却发现他确实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全天7小时在森林里疯跑,Tim得到最直接的好处是在随后的一整个冬天都没有生病,包括他的季节性鼻炎都没有复发。因为一整天中,除了吃饭和休息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在森林里做散步或慢跑的有氧运动。

森林教育的倡导者,乌特舒尔茨奥斯特曼博士说,孩子们在森林教育的中,观察力会得到发展,学习及探索动机也会被增强。

夏令营结束后的几周,我发现Tim开始注意一些他之前不太关注的事情,比如在去商场路上路过一大片草地时,他就会说这里有很多种花,还会一一告诉我这些花的区别。与此同时,在亲子共读时他也总是能发现绘本中那些不容易察觉的细节。这可能是得益于在森林夏令营中,在复杂的环境中寻找树叶、花朵、石头等物品以完成任务的训练。

在森林教育的实践中,让宝宝们在可控的风险环境中。让他们去自由地探索,孩子会慢慢建立起自己的“危机管理系统”。一方面,在充满危机的环境中,他们能够准确地评估风险。打个比方,如果孩子站在一个很高的台子上,当他发现旁边没有人可以接住自己,下来时就会很小心。另一方面,在面对危机,他们会逐渐学会如何寻求帮助,应对危险。

森林教育其实并不复杂,甚至也不是一些爸爸妈妈认为的高大上。周末带孩子去郊外的森林公园野营、远足。如果方法得当,在自家小区的花园里都能和宝宝一起开展“森林教育”下面这个我偷师来的小游戏,希望你和孩子能玩得开心。

和孩子在一起畅想,如果我们是小动物,这块林地就是我们的家。引导孩子思考,我们应该睡在哪里?从哪里找到食物?水源去哪里找?寻找一些装饰品来丰富“家里环境”。比如我和Tim去公园散步时,湖边的石凳就是每次我们的“家”,他会让我“乖乖待在家”,然后自己去附近找小树枝假装生火,还会找来小花和石头装饰室内环境。

在夏令营中,姑娘们最喜欢的环节就是艺术创作课上的“大自然皇冠”,老师会要求家长用编一个皇冠,然后孩子们结成小组,互相装饰头上的王冠。并且用这个“道具”自己编小舞台剧。带宝宝去公园玩时,我们也可以给娃做个小皇冠,用花朵树叶等装饰起来。此外编织比较稀疏的草帽,也可以用来当作创作的材料。

怎么才能让孩子和一片森林之间建立起情感连接呢?刚入营时,森林夏令营的老师要求孩子们像小松鼠一样,任意选择森林中一块隐秘之处来藏宝,并用自己的方式标记。课程结束后,小朋友们可以去寻找自己的宝物。回家后我和Tim也如法炮制,甚至连小区太湖石的孔洞里都有他的“宝物”。这样的游戏可以提升孩子的记忆力和观察力。

2005年出版的《林间最后的小孩》中,作者洛夫将孩子们对自然界的无知和陌生,描述为“自然缺失症”。而森林教育恰恰可以弥补现代社会自然体验的缺失带孩子体验一个动画、绘本、游戏之外的神奇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