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麦地齿轮有限责任公司欢迎您!

从唐代女性服饰的变化看当时的民族融合现象

时间:2020-08-04

历史上的民族融合主要是民族迁徙。唐代政治稳定,民族大迁徙很少,但是由于政治形势的变化,民族分布状况也发生显著变化。前期的大局势是周边民族的内迁,而安史之乱发生以后又出现了汉民南迁的局面,在一次又一次的民族迁徙浪潮中,各族人民接触更多,民族融合进程加快,从而促进了唐代女性服饰的变化。

唐代女性服饰变化,首先是流行风尚方面,出现了绝无仅有的露透之风、宽大肥美之风和胡服风尚。其次,最为显著的风尚变化就是首服的演变,由最初的羃到之后的帷帽、胡帽,及至最后的露髻出行,本质上还是胡服风尚的一种。最后,色彩更加多样,服装面料丰富,图案多样。这些变化都有民族融合的影响作用。

民族融合的途径不外乎两种:战与和。唐代民族融合途径则以和为主,主要包括民族迁徙、政权间的友好往来、商贸交易等。唐代前期的大局势是周边民族的内迁。贞观年间,唐王朝打败北突厥,大批的突厥人开始了民族迁移的历程。其中归附唐朝边塞的部众就达十万人,突厥首领及其亲属大批迁入长安一带。后薛延陀势力、漠北铁勒部都归降。各民族杂居,通婚频繁,异域文化在中原地区广泛传播开来。

安史之乱发生以后又出现了汉民南迁的局面。安史之乱以后的唐朝日渐衰落,面对战乱,大量汉民开始了自发的逃难式的民族迁徙,这是一次规模巨大的汉人南迁运动,大批汉民的南迁对北部民族结构和民族文化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在一次又一次的民族迁徙浪潮中,各族人民接触更多,民族融合进程加快。

西域佛教文化的传入丰富了唐代服饰文化,不管是外在的服饰形象,还是服饰的内在含义都展现了佛教文化因素。佛家塑造的佛陀形象影响着人的服饰审美和穿着打扮,推动了唐代服饰文化的发展。其一佛教雕像中的裸露风,其二面部贴花装饰,最后是服装面料图案,例如织金织物、唐卷草、宝相花等灵感都是来源于佛教,服装色彩也受其影响,更加富丽堂皇。

政权间的友好往来促进交流融合。唐代是民族大发展大繁荣的时期,各族人民与中央王朝的联系更加紧密,外国势力也不断到访中原。

官方形式的接触有使臣来访、交换质子、求学团体、和亲以及羁縻府州的设置等。多种多样的官方交往促进民族融合的加剧,对中原人民的生活习惯、传统文化都产生不小的冲击,异域元素也充斥大唐的各个角落,女性服饰更不能免俗。

商贸往来促进民族文化融合。其一贡赐贸易。周边众多少数民族及海外诸国或是归附于唐或是与唐和亲,都与唐代建立起了朝贡关系。各地首领要到唐都朝贺、述职,朝贡之后,唐王朝也会回赐一些物品。其二互市也是中原王朝与周边少数民族进行经济贸易的方式之一。唐代与突厥、回纥、吐蕃等民族都进行了互市贸易。通过贡赐和互市,大量外域文化传入中原,丰富了唐代文化,服饰文化也由此更加的丰富多彩。

唐代女服最为特别之处就是女着男装和胡服的出现。女着男装主要集中在初唐和盛唐时期,而胡服则贯穿整个唐代。流行地域广,影响面多,持续时间长。当时青年男女若不穿着一两件胡服,似乎就显得土气。唐时不仅流行西域少数民族的服饰,诸如波斯、印度等国家的服饰也在中原地区广泛流传。比如流行的回鹘装就结合了希腊、波斯以及中原三地服饰特色。

服饰盛行宽大肥美。这与关陇士族胡汉杂糅的血统有很大关系。关陇士族带有胡人血统,天生体态健美高大,渐渐带动整个社会审美眼光的变化,人们体态越来越偏向丰腴,服饰也日益宽大华丽。此外露透之风盛行。初时是出现领口开得较低的衫襦,较之传统的衣领更能拉长女性的颈部线条。其后,更是出现了直领、袒领,领口隐约可见胸部。盛唐时期最为流行的袒胸大袖裙就是以此为基础装扮而成。

头部的饰物也有诸多变化。古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女子首服繁盛。唐代女性首服最初流行羃,然后是帷帽、胡帽,到最后的露髻出行。羃流行于初唐,几乎遮蔽全身,而帷帽大概只到脖颈的长度。帷帽可以说是羃的改良版,它与当时任何一种时装和头饰相配,也不会掩盖女性引以为傲的面部化妆,因此逐渐取代羃,且屡禁不止。这种转变首先是通风性考虑,但最重要的是与其自身的实用性密不可分。

从胡帽到露髻,随着唐代社会风气的日渐开放,女性地位的提高,妇女们直接梳着各种繁复华贵的发式出现在世人眼中。唐代的发式不仅繁复、多样、华丽,还独具特色,刻上了时代的烙印。初唐发髻朴素,较为低平,云髻是这一时期最典型的发式。后期发式渐渐偏高,及至盛唐,高髻、义髻广为流行。还出现了危髻、回鹘髻和蛮鬟椎髻等胡化的发髻。

服饰色彩图案的变化也很明显。唐代女性富丽堂皇的服饰除了在款式上的创新,在色彩图案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色彩方面不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服色限制,使其成为划分等级的软性工具,而且人们更加喜爱穿着艳丽的服饰,也更加讲究服色的搭配。由于服装面料的丰富,图案也更加多样,且图案大多回归自然,寓意吉祥。

胡文化诞生于我国北方和西域的少数民族地区,如鲜卑、突厥、回纥、吐蕃等民族,大多是游牧经济,与以农耕经济为主的中原地区汉文化体系完全不同,因此两种文化相遇之时,也往往会激发出不一样的火花。服饰上最为明显的就是满城尽是胡服、胡装,先后流行过胡服、舞服、回鹘装等。

女性服饰变化是唐代民族融合的真实写照。唐代女性服饰的变化可分为三个方面:流行风尚、首服以及色彩图案的变化。首先是流行风尚的变化,包括胡服之风、宽大肥美之风和露透之风。民族融合在唐初不甚明显,盛唐时期达到顶峰,中晚唐时期渐渐减弱,这恰恰与胡服的流行过程不谋而合。唐初胡服现象初露端倪,盛唐时期是胡服热的最高峰,中晚唐时期胡风渐弱。由此可见,胡服的流行正是随着唐代民族融合的发展而发展的。

在民族融合的进程中,唐人的眼界不断开阔,审美观、价值观开始发生变化。这在服饰上就表现为穿着更加大胆、开放,从而形成了独特的审美观。首先是女性衫、襦越来越宽大,整体穿衣风格也越来越暴露,发展到全民崇尚宽大肥美、露透的服饰。其次是首服的变化,由羃到帷帽、胡帽,最后露髻出行。就算是最后的露髻出行,很多发髻也是直接模仿的少数民族的发髻,如危髻由西域传入中原,回鹘髻随着回鹘装的流行而出现等。

再次是色彩图案的变化。由于唐代各族人员混杂,民族成分增多,民族融合逐渐深入,社会矛盾必然加大,为了缓解这一状况,唐代逐渐制定了严格的服色等级制度,通过服饰颜色的限定划分了社会尊卑贵贱的等级。唐代印染工艺的发达离不开新颖高质量的染料,而很多染料都是少数民族地区和海外诸国,如红花产于西域,苏仍来自东南地区,郁金、黄屑是西南少数民族的特产,干陀木则随着佛教的传入而流行。

最后唐代的服饰面料也集各家之长,融合了突厥、回鹘、吐蕃等少数民族和印度、波斯、地中海等海外诸国的先进技艺,这正是建立在唐代民族融合的基础之上才会产生的效果。有了先进的技术保证,图案也可以出现更多的创新。唐卷草经过古希腊的改良后随着佛教东入,宝相花造型是受到佛教的莲花的启迪而成,联珠团窠纹深受西域波斯文化的影响。

唐朝是我国封建文化繁荣发达时期,唐代文化的繁荣得益于唐朝海纳百川的胸怀,对外来文化能够兼容并包,则其精华而吸收。民族融合是推动中国历史发展进步的主要动力之一。唐代女性服饰的变化集中反映了唐代民族融合的演进过程。唐代女性服饰摆脱了汉魏以来袍服的影响,吸纳了周边少数民族服饰的诸多元素,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唐代女性服饰样式。

服饰是文明的窗口,是思想的外在表现。唐代女性服饰集合了各民族服饰之精华,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唐代服饰文化,另外也引入了多种少数民族服饰,形成独具一格的胡服文化。这展示了民族文化融合的影响,也表明了当时社会空前繁荣开放的社会风貌以及唐代妇女的社会地位之高。